巴以冲突“烧”至拉法 美国还在“拱火”

发布时间:2024-02-24 11:44:23 来源: sp20240224

     以色列战时内阁成员、前国防部长本尼·甘茨2月18日威胁称,如果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没有在预计于3月10日开始的穆斯林斋月前释放所有以方被扣押人员,以军将对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拉法展开地面军事行动。   尽管欧盟26国2月19日警告以色列不要进攻拉法,以免加剧当地本已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2月20日表示,以色列决心实现加沙地带当前行动的所有目标,包括彻底战胜哈马斯,任何压力都无法改变这一愿望。同一天,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再次独家否决阿尔及利亚起草的关于呼吁立即在加沙地带实行人道主义停火的决议草案,引发国际社会强烈不满和愤怒。   以色列称拉法之战“不可避免”   自2023年10月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由北向南发动地面攻势,战火目前“烧”至最南端城市拉法。加沙民众很可能将失去“最后的安全之城”。   2月12日凌晨,以色列国防军出动地面部队和战斗机猛攻拉法,造成逾百人死亡。之后,据美联社报道,以军几乎每天都对拉法发起空袭。路透社2月19日援引以色列消息人士的话称,以色列计划对拉法展开地面攻势,预计加沙全面军事行动还将持续6-8周。   拉法与埃及接壤,一度被认为是加沙民众“最后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以色列在本轮巴以冲突爆发初期曾要求加沙地带北部居民撤往南部。拉法也是国际人道主义援助的主要入境点,几乎是当地难民获取食物、水源和药品的唯一渠道。但如今,以方对攻打拉法的态度却非常强硬。以军声称,拉法城内有哈马斯4个营的兵力。以方认定,不消灭这4个营,就不可能实现内塔尼亚胡提出的三大战争目标,即:消灭哈马斯、解救所有被扣押人员、确保加沙地带不再对以色列构成安全威胁。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2月17日援引以军人士的话报道称,拉法之战“不可避免”,“不进攻拉法,战争就不可能结束”。   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科比·迈克尔进一步分析说,以方还有意借拉法之战控制拉法往南通往埃及的“费城走廊”,以防止武器走私进入加沙,同时防止哈马斯高级领导人进入埃及。资料显示,“费城走廊”长14公里,根据1979年埃及和以色列签订的和平协议,这一狭长地带被定为由以色列控制的军事缓冲区,但哈马斯2007年控制加沙地带后,也控制了“费城走廊”。   截至目前,以色列尚未公开拉法地面战的具体时间表。针对甘茨2月18日向哈马斯发出的“最后通牒”,有分析称,一方面,以色列将截止日期定在对穆斯林具有重要意义的斋月,意在报复哈马斯在去年10月7日、赎罪日战争50周年之际对以发起袭击;另一方面,以色列选择留出一定时间,既方便进行战争准备,也有意借军事上的强硬,在同哈马斯围绕交换被扣人员的交涉中占据主动。   美国把加沙局势推向更危险境地   巴以冲突持续,加沙地带人道主义危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恶化。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在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之前,占地面积仅为64平方公里的拉法容纳了27.5万人,但目前这里却聚集了140万难民。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波·格兰迪表示,如果以军持续对拉法进行军事打击,那么大批巴勒斯坦人将从拉法涌入埃及,这对巴勒斯坦人、埃及以及中东和平前景来说都将是一场灾难。   对此,内塔尼亚胡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以军已经提前清空了拉法的北部地区,将向拉法民众提供“安全通道”,通过“传单、手机信息”等方式引导民众临时撤离到北部地区避难。   然而,据美国《华尔街日报》2月20日报道,以军正在修建一条穿越加沙中部的公路,以防止逃往南部的加沙民众返回北部,进而在与哈马斯的冲突结束后维持对加沙地带的控制。   此外,由于以色列持续对加沙地带进行轰炸,加沙卫生部门2月18日表示,加沙南部此前尚在运作的最大医院纳赛尔医院已“完全停止服务”。世界粮食计划署2月20日发表声明称,已暂停向加沙地带北部地区运送援助物资。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医务人员坦言,“别无选择,只能让伤势最严重的人死去。”   随着以色列承受的国际舆论压力日益增大,美国此前一贯的“挺以”立场似有松动。2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同内塔尼亚胡通电话时表示,在制定出一项可靠且可执行的计划以确保拉法平民获得安全保障和所需支持之前,以方不应推进在拉法的军事行动。同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披露,美国正在考虑对以色列财政部长贝扎莱尔·斯莫特里奇和国家安全部部长伊塔马尔·本-格维尔实施制裁。2月20日,美国在一份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草案中提出“尽快在加沙实现临时停火”,这是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美国首次明确支持加沙停火。同一天,美国却再次独家否决阿尔及利亚代表阿拉伯国家提出的要求加沙立即人道停火的决议草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21日表示,当前加沙人道局势极其严峻,美国再次独家否决,把加沙局势推到了更加危险的境地,包括中方在内的有关各方均对此表示强烈失望和不满。   英国《卫报》也指出,美国主张加沙“临时停火”的立场,意在给以军留下回旋余地。事实上,美国并未实质性对以色列施压,反而仍在“拱火”。2月12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一项拨款140亿美元用于援助以色列的法案。“中东观察”网站也分析称,美国在加沙问题上的立场陷入矛盾,既希望保障以色列所谓“自卫权”,又想控制住局势的升级和蔓延。英国路透社则直言,美国对以色列的批评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无益于为中东局势“降温”。拜登的主要目标是重新获取年轻选民和其他反战者的支持,因为“这些人可能在2024年美国大选中发挥关键作用”。   欧盟撇开美英独立启动红海护航   鉴于美国在加沙问题的矛盾立场,欧盟开始有意与美国保持距离。2月19日,欧盟宣布“另起炉灶”,由欧盟舰队执行红海护航行动。   欧洲联盟理事会在新闻公报中介绍,这个旨在“恢复和维护红海和海湾航行自由”的护航行动计划将持续一年,可以续期。欧盟舰队仅用于保护红海地区的民用船只,不会主动攻击胡塞武装在也门的阵地。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比利时等国已计划派军舰参加。   此前,美国曾于2023年12月宣布牵头组建名为“繁荣卫士”的护航联盟,宣称要从源头打击、削弱胡塞武装,但仅有英国、希腊等少数国家公开响应。同时,美英自今年1月12日起连续多次对也门胡塞武装目标发动空袭,造成多人死伤,这也引发胡塞武装的进一步报复。胡塞武装2月20日发表声明称,该组织当日在红海和亚丁湾向多个以色列和美国目标发动袭击。   红海是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重要海上航道之一,欧盟对亚洲的大部分贸易都要经过这一海域。负责经济的欧盟委员保罗·真蒂洛尼2月15日表示,受巴以冲突影响,原本通过红海的航运改变路线,这导致欧亚之间的航运时间增加10至15天,运输成本猛增约400%。   为了降低运输成本同时避免卷入与胡塞武装的冲突,欧盟决定撇开美英,单独启动红海护航。这背后有欧盟的多重考量:其一,欧盟若与美英联手打击胡塞武装,意味着直接站在胡塞武装的对立面,与其缓和局势、平息冲突的核心诉求相悖。其二,在欧盟内部,反对以色列行动、要求停火止战的呼声不断高涨,抗议示威活动此起彼伏。在民粹主义、极右翼崛起的背景下,欧盟需要稳定内部以迎接将于6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其三,欧盟明确表示,组建护航舰队“将确保欧盟海军在红海地区的存在”。   美国华盛顿研究所访问学者塞林·乌伊萨尔分析称,欧盟自主开展红海护航行动,不希望让自身的海军力量被美国控制,体现了其一贯主张的战略自主政策。但是,欧盟名为“盾牌”的护航行动以防御为主,威慑力和实际效果终究有限。要想缓解红海地区的紧张局势,归根结底得推动加沙停火。   特约撰稿 厉旸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陈小茹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孔庆玲】